跳往主要内容

生死攸关

李嘉诚医学院相信,直接解剖及检视人体是教导医科生人体结构的最佳方法,从而为香港培育有质素的医生。然而,随著过去几十年的经济繁荣,医学研究和培训面对著遗体数量严重不足的问题。近年,捐赠遗体的供应量仍然远低於医学培训的需求。

陈立基医生於致敬仪式向医科生发表演讲解释遗体捐赠

陈立基医生於致敬仪式向医科生发表演讲解释遗体捐赠

致敬仪式进行期间医科生静默片刻

致敬仪式进行期间医科生静默片刻

李嘉诚医学院相信,直接解剖及检视人体是教导医科生人体结构的最佳方法,从而为香港培育有质素的医生。然而,随著过去几十年的经济繁荣,医学研究和培训面对著遗体数量严重不足的问题。近年,捐赠遗体的供应量仍然远低於医学培训的需求。

有见及此,医学院从2007年开始积极推动「遗体捐赠计划」,鼓励市民登记於身故后捐出自己的遗体,并促进大众讨论这个以往被视为忌讳的话题。

对於应该如何处理遗体这议题在中国文化中是非常复杂的。儒家思想主张子女应爱惜自己的身体,是为孝顺父母的表现,因此,遗体捐赠供医学培训对某些人来说有违孝道。另一方面,儒家的中心思想是「仁」,对另一些人来说,这意味著他们能够通过捐赠自己的遗体行善,帮助别人。

一直负责制定和推动遗体捐赠计划的陈立基医生说:「我们希望公众知道,他们死后仍然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医科生们通过遗体捐赠计划能学得更透彻,公众亦可因而受惠。我们希望让大家从另一个角度看待死亡。」

医学院已组织多场公开演讲,积极联系医护团体及生死教育的机构,并举行新闻发布会和接受媒体采访。

因此,自2007年起,登记捐赠遗体的人数共录得逾60倍的增长,从2007年的27宗升至2013年的1788宗;捐赠数量在2007年之前约为每年平均一具,增至2013年的约55具。其他组织如学校和慈善机构也纷纷开始讨论遗体捐赠,以提高公众的意识。

陈医生说:「有人不愿意捐出自己的身体,我们并非要改变他们的看法;我们旨在传播讯息,使人们能够更了解我们的理念;有些赞同遗体捐赠的人士较不避忌地与家人讨论死亡的话题,最终登记捐赠遗体。」

医学院要求学生在每年首堂解剖课开始时参与庄严的致敬仪式,向捐赠者致敬,并透过写作让学生反思他们与捐赠者遗体初次相遇的感受-陈医生称捐赠者遗体为「大体老师」。

医学院於2013年在将军澳华人永远坟场的纪念花园举行仪式,并竖立一个悼念遗体捐赠者的纪念碑。

遗体捐赠计划十分成功,不但为解剖学科解决教学的需求,亦通过陈医生和其他参与计划的同事所付出的努力和奉献精神,令公众看待遗体捐赠的态度变得更加开明。

陈立基医生及其团队―陈翱翔先生、关丽娴女士、苏国辉教授郑颜儿教授曹世华教授及黄永亮先生获李嘉诚医学院颁发2014年学院知识交流奖,获奖项目为「不知死,焉知生:遗体捐赠计划带出的生死教育」。

返回专题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