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聽不到的心聲:香港年長同志》

年長同志在香港是被遺忘的其中一個社群。在大眾社會以至LGBT+族群,他們的需求與聲音都被忽略,甚至被邊緣化。這影片正正介紹香港不同年長同志所面對的困難與挑戰,特別於社會及醫療服務範疇方面,受訪者更提出能協助他們的實質建議。

你有認識年長同志,即男/女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人士,以及其他性小眾,  或我們統稱的 LGBT+嗎?你知道他們如何生活? 面對甚麼難題嗎?年長同志在香港是被遺忘的其中一個社群。在大眾社會以至LGBT+族群,他們的需求與聲音都被忽略,甚至被邊緣化。

社會學系副教授江紹祺博士於2015年度獲社會科學學院頒發「學院知識交流獎」,並出版了一本名為《男男正傳︰香港年長男同志口述史》的中文書籍(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2014),及後更出版英文譯本 (Oral Histories of Older Gay Men in Hong Kong: Unspoken but Unforgotten, HKUP, 2019) 。該書記錄了香港年長男同志所遭遇的困難和挑戰,他們的真實故事每每悲喜交雜,他們的人生與笑聲、尊嚴、淚水、悔恨、羞愧交織而成。此書籍的出版也促成了「晚同牽」於2014年成立,是香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年長同志互助組織,致力於關顧香港年長同志社群的福祉。

江博士亦將其「知識交流計劃」進一步拓展至探討其他香港年長同志(包括女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及跨性別人士)。《聽不到的心聲:香港年長同志》影片正正介紹香港不同年長同志所面對的困難與挑戰,特別於社會及醫療服務範疇方面,受訪者更提出能協助他們的實質建議。

以下是影片的某些節錄:

伍梅, 80歲男同性戀者:「當我的街坊知道我是同志,便稱呼我為『基佬』。我現在很少聯絡他們了。」

Pearl,65歲女同性戀者,認為她的婦科醫生是異性戀主義者,因她得知Pearl再沒有跟男性發生性行為時,便沒有為Pearl檢查私處。 Pearl質疑地表示:「女性之間的性愛就不是性愛嗎?」

阿國,76歲雙性戀者:「當社工知道我同時喜歡男性及女性,他們對我報以奇異目光,我感覺他們好像歧視我!當社工如此對待我們,我們如何向他們真誠傾訴?」

影片也從社工、護士及學者的觀點角度探討老年同志問題,他們亦提出了一些建議:

社工阿健指出現時社工培訓不包括性的議題,年長同志服務在社會工作上是一個未開發的領域;護士Terry則認為醫務人員缺乏敏感度,以致醫護人員與年長同志難於建立關係,因而影響服務質素。

從學術角度討論,江博士估計香港大約有50,000至110,000名年長同志。 他指出長者與性的問題一直是香港安老服務的禁忌,更遑論討論性小眾的議題。他給予長者服務提供者一些建議,例如第一次與已婚長者交談時,我們可以問「你的伴侶好嗎?」 而不是問「你的丈夫或妻子好嗎?」;初次與跨性別者見面時,我們可以問:「你希望我如何稱呼你?」

這影片可作為醫療及社會服務提供者、同志社群和公眾人士的教育及培訓工具。由於年長同志在年輕時得不到性別與身份的認同,這項「知識交流計劃」及此影片冀望為年長同志在社會上得以充權,讓他們融入社區,達至更關愛、融洽及包容的社會。

當你年老時,若有機會回到過去,你會跟年輕的自己說甚麼? 就讓我們從這套影片中見證這群被社會邊緣化的人 ,如何向年輕的自己告白。

特別鳴謝:
香港大學社會學系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
晚同牽

返回知識交流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