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知識交流是我們的核心發展」

新任香港大學(港大)校長馬斐森教授充分肯定知識交流在大學擔當的核心角色,並確認知識交流在促進和啟發研究及教學成就方面的重要性。

新任香港大學(港大)校長馬斐森教授

新任香港大學(港大)校長馬斐森教授

新任香港大學(港大)校長馬斐森教授充分肯定知識交流在大學擔當的核心角色,並確認知識交流在促進和啟發研究及教學成就方面的重要性。

他說:「我們有義務讓公眾了解我們的工作及善用我們掌握的知識引導社會討論。」

「我相信每位研究人員在心底裡多少也希望能改變世界;知識交流正正是他們能達致這個目的的渠道,不論是醫療保健或工業操作的改善項目、創意製品、對公共政策的影響、提升志願組織、學校和弱勢社群、以至文化和藝術欣賞等等。如果我們沒向公眾宣揚和加以應用,即使掌握了能改變世界的知識也是徒然。」

有部分學科似乎比較容易聯繫公眾和發揮研究成果的影響力,例如以科學為基礎的學科;但馬斐森教授認為這並不會窒礙知識交流的發展。

他表示:「部分學科的受眾較少,同時較聚焦和具針對性,但仍然可以造就深遠的影響。這些學科在知識交流方面的工作或許較困難,對知識交流的熱心也因人而異,但不能因此就把它視為附帶活動。作為研究的進一步工作,知識交流是我們核心使命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很高興看到本校所有十個學院已將知識交流融入主流活動和支援體系。」

至於政府撥款的問題,馬斐森教授堅決認為這不會影響港大對知識交流的承擔。

他解釋:「我不認為港大只應回應資助機構的議題,大學有責任透過本身的政策推廣知識交流。將從事知識交流活動涵蓋進教研人員的表現評核和工作發展絕對是正確的一步,以適切地表揚他們的貢獻。我鼓勵同事為知識交流定下目標,如果屬長遠的項目甚至定下里程碑,例如藥物研發-容許我引用我所屬的學科為例,這樣亦有助資深的學者引導年輕研究人員。」

雖然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初步撥款對推動知識交流有很大的幫助,他鼓勵研究人員尋找政府以外的資源,包括海外和業界的資助;同時應嘗試開拓政府和業界聯合資助的共同項目。

放眼未來,馬斐森教授表示:「我們必須承認技術轉移在本港的發展尚未成熟,港大還有很多空間可以做得更多。我們要致力將技術商品化,大學也應在校園內培育創業文化。」他續說:「有點諷刺的是相比歐美國家,大學畢業生在香港及周邊地區就業前景較好,卻因此不利他們創業。然而創業精神非常重要,學生經常有創新的概念,我們應該鼓勵學生勇於嘗試,指導他們創業的基本需知,啟發他們從失敗中汲取經驗和教訓,從而達致成功。害怕失敗是人之常情,但不應因此窒礙創新發展。」

「我們應加強聯繫公眾和學校。我相信所有高等教育院校應致力推動知識交流,港大應以身作則。」

返回專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