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听不到的心声:香港年长同志》

年长同志在香港是被遗忘的其中一个社群。在大众社会以至LGBT+族群,他们的需求与声音都被忽略,甚至被边缘化。这影片正正介绍香港不同年长同志所面对的困难与挑战,特别於社会及医疗服务范畴方面,受访者更提出能协助他们的实质建议。

你有认识年长同志,即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人士,以及其他性小众,  或我们统称的 LGBT+吗?你知道他们如何生活? 面对甚么难题吗?年长同志在香港是被遗忘的其中一个社群。在大众社会以至LGBT+族群,他们的需求与声音都被忽略,甚至被边缘化。

社会学系副教授江绍祺博士於2015年度获社会科学学院颁发「学院知识交流奖」,并出版了一本名为《男男正传∶香港年长男同志口述史》的中文书籍(进一步多媒体有限公司,2014),及后更出版英文译本 (Oral Histories of Older Gay Men in Hong Kong: Unspoken but Unforgotten, HKUP, 2019) 。该书记录了香港年长男同志所遭遇的困难和挑战,他们的真实故事每每悲喜交杂,他们的人生与笑声、尊严、泪水、悔恨、羞愧交织而成。此书籍的出版也促成了「晚同牵」於2014年成立,是香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年长同志互助组织,致力於关顾香港年长同志社群的福祉。

江博士亦将其「知识交流计划」进一步拓展至探讨其他香港年长同志(包括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及跨性别人士)。《听不到的心声:香港年长同志》影片正正介绍香港不同年长同志所面对的困难与挑战,特别於社会及医疗服务范畴方面,受访者更提出能协助他们的实质建议。

以下是影片的某些节录:

伍梅, 80岁男同性恋者:「当我的街坊知道我是同志,便称呼我为『基佬』。我现在很少联络他们了。」

Pearl,65岁女同性恋者,认为她的妇科医生是异性恋主义者,因她得知Pearl再没有跟男性发生性行为时,便没有为Pearl检查私处。 Pearl质疑地表示:「女性之间的性爱就不是性爱吗?」

阿国,76岁双性恋者:「当社工知道我同时喜欢男性及女性,他们对我报以奇异目光,我感觉他们好像歧视我!当社工如此对待我们,我们如何向他们真诚倾诉?」

影片也从社工、护士及学者的观点角度探讨老年同志问题,他们亦提出了一些建议:

社工阿健指出现时社工培训不包括性的议题,年长同志服务在社会工作上是一个未开发的领域;护士Terry则认为医务人员缺乏敏感度,以致医护人员与年长同志难於建立关系,因而影响服务质素。

从学术角度讨论,江博士估计香港大约有50,000至110,000名年长同志。 他指出长者与性的问题一直是香港安老服务的禁忌,更遑论讨论性小众的议题。他给予长者服务提供者一些建议,例如第一次与已婚长者交谈时,我们可以问「你的伴侣好吗?」 而不是问「你的丈夫或妻子好吗?」;初次与跨性别者见面时,我们可以问:「你希望我如何称呼你?」

这影片可作为医疗及社会服务提供者、同志社群和公众人士的教育及培训工具。由於年长同志在年轻时得不到性别与身份的认同,这项「知识交流计划」及此影片冀望为年长同志在社会上得以充权,让他们融入社区,达至更关爱、融洽及包容的社会。

当你年老时,若有机会回到过去,你会跟年轻的自己说甚么? 就让我们从这套影片中见证这群被社会边缘化的人 ,如何向年轻的自己告白。

特别鸣谢:
香港大学社会学系
香港大学社会科学学院
晚同牵

返回专题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