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樹木捍衛者

樹木在香港多命途坎坷。香港的空間有限、城市發展急促、又沒有清晰的系統來保護樹木,令樹木得不到妥善的保養,甚至有被破壞或砍伐的風險。幸好它們有位熱心的倡導者 – 香港大學地理系講座教授詹志勇。

詹志勇教授在中電翠嶺路變電站的「空中樹林」

詹志勇教授在中電翠嶺路變電站的「空中樹林」

在我大部分的研究論文中,我都會有一個段落談及有關科研成果可如何啟發政策和應用。

樹木在香港多命途坎坷。香港的空間有限、城市發展急促、又沒有清晰的系統來保護樹木,令樹木得不到妥善的保養,甚至有被破壞或砍伐的風險。幸好它們有位熱心的倡導者 – 香港大學地理系講座教授詹志勇

過去三十年,詹教授一直進行有關樹木的研究,以及為香港的樹木發聲。他提倡保護一種獲他命名為冠軍樹的大型古樹,令政府及後為冠軍樹編製古樹名木冊,更啟發新加坡政府為冠軍樹設立系統來標明和保護獅城的冠軍樹。

詹教授在香港遊說設立樹木法已經多年。雖然至今樹木法還沒有立法,但他提倡的很多元素已經獲採納。在2008年的致命樹木倒塌意外之後,政府設立樹木管理辦事處以及開始培訓樹木管理人才,亦任命詹教授為樹木管理專家小組的成員。

他說:「當樹木在高密度城市出現問題,它們很容易傷害途人,所以我還是認為香港應該有樹木法,以保證樹木管理標準在各方面都與世界標準接軌。」

健康樹木需要良好的土壤,而詹教授在這方面有科學上和實際上的貢獻。他在100多個市區地點採取樣品,進行詳細的土壤分析。作為政府的綠化總綱委員會的名譽顧問,他說服了土木工程拓展署在種植更多的樹木前先改良土壤品質。

他說:「香港市區的土壤質素很差,尤其是路邊的泥土。泥土內有很多建築瓦礫、各種人造碎片和污染物,完全不適合樹木生長。土壤必須得到改善,甚至更換,才能滋養強壯、健康和安全的樹木。」

詹教授為房屋署做了一個為期兩年的項目,他與他的團隊檢查了46,000棵樹,並制定新的樹木管理計劃。他更做了幾個突破性的綠色建築項目,包括在14間學校實施屋頂綠化工程,這令多間學校和機構仿效。渠務署綠牆工程讓他能夠測試不同種類的攀緣植物在香港氣候的生長情況。中華電力有限公司變電站的屋頂綠化暨綠牆工程中,他創造了一片種植本地植物品種的林地,更把攀緣植物繞滿大樓,他現正在該地點作詳細的微氣候監測。

詹教授正在進行全球其中一個最詳細的人造草坪研究,發現人造草坪引致城市熱島效應並放射有害氣體。他認為天然草坪對環境和健康是更好的選擇。

詹教授的研究貢獻備受肯定,在2014年他成為第一位獲國際樹藝學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Arboriculture [ISA])頒發 L.C. Chadwick Award for Arboricultural Research的亞洲科學家。

他說:「在我大部分的研究論文中,我都會有一個段落談及有關的科研成果可如何啟發政策和應用。我很高興我的研究成果能夠在學術界以外有實際的應用和影響力。」

返回專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