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树木捍卫者

树木在香港多命途坎坷。香港的空间有限丶城市发展急促丶又没有清晰的系统来保护树木,令树木得不到妥善的保养,甚至有被破坏或砍伐的风险。幸好它们有位热心的倡导者 – 香港大学地理系讲座教授詹志勇。

詹志勇教授在中电翠岭路变电站的「空中树林」

詹志勇教授在中电翠岭路变电站的「空中树林」

在我大部分的研究论文中,我都会有一个段落谈及有关科研成果可如何启发政策和应用。

树木在香港多命途坎坷。香港的空间有限丶城市发展急促丶又没有清晰的系统来保护树木,令树木得不到妥善的保养,甚至有被破坏或砍伐的风险。幸好它们有位热心的倡导者 – 香港大学地理系讲座教授詹志勇

过去三十年,詹教授一直进行有关树木的研究,以及为香港的树木发声。他提倡保护一种获他命名为冠军树的大型古树,令政府及後为冠军树编制古树名木册,更启发新加坡政府为冠军树设立系统来标明和保护狮城的冠军树。

詹教授在香港游说设立树木法已经多年。虽然至今树木法还没有立法,但他提倡的很多元素已经获采纳。在2008年的致命树木倒塌意外之後,政府设立树木管理办事处以及开始培训树木管理人才,亦任命詹教授为树木管理专家小组的成员。

他说:「当树木在高密度城市出现问题,它们很容易伤害途人,所以我还是认为香港应该有树木法,以保证树木管理标准在各方面都与世界标准接轨。」

健康树木需要良好的土壤,而詹教授在这方面有科学上和实际上的贡献。他在100多个市区地点采取样品,进行详细的土壤分析。作为政府的绿化总纲委员会的名誉顾问,他说服了土木工程拓展署在种植更多的树木前先改良土壤品质。

他说:「香港市区的土壤质素很差,尤其是路边的泥土。泥土内有很多建筑瓦砾丶各种人造碎片和污染物,完全不适合树木生长。土壤必须得到改善,甚至更换,才能滋养强壮丶健康和安全的树木。」

詹教授为房屋署做了一个为期两年的项目,他与他的团队检查了46,000棵树,并制定新的树木管理计划。他更做了几个突破性的绿色建筑项目,包括在14间学校实施屋顶绿化工程,这令多间学校和机构仿效。渠务署绿墙工程让他能够测试不同种类的攀缘植物在香港气候的生长情况。中华电力有限公司变电站的屋顶绿化暨绿墙工程中,他创造了一片种植本地植物品种的林地,更把攀缘植物绕满大楼,他现正在该地点作详细的微气候监测。

詹教授正在进行全球其中一个最详细的人造草坪研究,发现人造草坪引致城市热岛效应并放射有害气体。他认为天然草坪对环境和健康是更好的选择。

詹教授的研究贡献备受肯定,在2014年他成为第一位获国际树艺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Arboriculture [ISA])颁发 L.C. Chadwick Award for Arboricultural Research的亚洲科学家。

他说:「在我大部分的研究论文中,我都会有一个段落谈及有关的科研成果可如何启发政策和应用。我很高兴我的研究成果能够在学术界以外有实际的应用和影响力。」

返回专题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