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加強溝通的鑰匙:醫學遺傳輔導服務

兩位年近四十的孕婦身懷的胎兒有較高風險患上唐氏綜合症,負責的醫護人員試圖說服她們接受唐氏綜合症測試,但兩位準媽媽有著不同的價值觀。

Olga A. Zayts博士(右四)與她的研究團隊、醫院管理局醫護人員和海外大學的研究員於一個在港大舉行的醫學遺傳輔導服務國際工作坊

Olga A. Zayts博士(右四)與她的研究團隊、醫院管理局醫護人員和海外大學的研究員於一個在港大舉行的醫學遺傳輔導服務國際工作坊

兩位年近四十的孕婦身懷的胎兒有較高風險患上唐氏綜合症,負責的醫護人員試圖說服她們接受唐氏綜合症測試,但兩位準媽媽有著不同的價值觀。

其中一位孕婦是護士,她期望獲知更多醫學數據,遂同意接受測試;另一位孕婦是菲律賓籍的家庭傭工,她有強烈的文化和宗教信仰 ─ 無論測試結果如何,她都不會終止懷孕,因此她拒絕接受測試。

如何陳述醫療選項與當中的風險固然與醫護人員及當事人有著密切的關係,同時亦引起語言學家的關注。香港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醫護人員與當事人的社會經濟、文化和語言等背景均會對輔導的模式及互動有所影響,研究人員現正與醫護人員合作,讓他們了解以上種種因素與輔導服務的關係。

英文學院助理教授Olga Zayts博士在過去六年致力促進醫院管理局、贊育醫院與瑪麗醫院的醫護人員與英、美的語言學家展開交流。

她與她的團隊專為對象為產前婦女(針對唐氏綜合症)、產後婦女(針對G6PD缺乏症)以及青少年和成年人(針對突發心律失常死亡綜合症)提供醫學遺傳輔導服務,團隊透過患者和照顧者的協會掌握更多資訊,從患者和照顧者的角度出發,演繹並說明相關遺傳病的資訊。

Zayts博士籌辦不同的本地與國際工作坊以及冬季醫學學術交流會議,令醫護人員、教育工作者與研究人員更加了解溝通於醫療過程中的重要性。與此同時,香港大學開辦醫療科學碩士課程,當中包括醫學遺傳輔導以培訓專業的輔導員。

她說:「醫學遺傳輔導與基因測試不同 ─ 你不是直接指示當事人的行動,而是幫助他們下決定。我們致力教授醫護人員不同說話技巧,以及讓他們更加注意在醫學遺傳輔導中的說話技巧及其影響。」

由於以往的醫學遺傳輔導研究多在英國、美國及澳洲進行,因此這次以亞洲為重點的項目尤其重要。

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臨床副教授鍾侃言醫生是這項目的首席臨床遺傳學家,他表示Olga Zayts博士及其團隊的工作對香港與東南亞醫學遺傳輔導服務的發展和提升輔導服務的水平舉足輕重。

他說:「了解醫護人員如何與當事人建立良好的溝通是提供優質醫療服務的關鍵,這對醫學遺傳輔導服務尤其重要。」

Olga Zayts博士獲文學院頒發2013年「學院知識交流獎」,獲獎項目為「香港及南亞的醫療話語:醫學遺傳輔導服務」。

返回專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