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入息阶梯的攀升

过去三十年来香港的经济经历无数的变化,由工业主导的城市摇身一变成为国际金融中心。这些变化如何影响市民的入息?他们的生活质素有改善吗?对入息水平最低的一群人又有什麽影响?

James Vere博士

James Vere博士

过去三十年来香港的经济经历无数的变化,由工业主导的城市摇身一变成为国际金融中心。这些变化如何影响市民的入息?他们的生活质素有改善吗?对入息水平最低的一群人又有什麽影响?

这些问题促使政府委托经济及工商管理学院James Vere博士分别对入息变化和最低工资进行研究。他的研究结果有助公众议论上述两个重要题目。

James Vere博士搜集和分析了2005和2008年的数据,研究香港市民过往及现在收入变化的关系。

他说:「我们想知道市民是否有机会增加收入,还是停滞不前。结果发现,高收入人士收入向上流动的机会减少。现时要入息阶梯攀升至最高20%的组别较以前困难许多。但可见的将来,最低收入人士明显容易脱离最低20%的收入组别。」

研究结果发表後,James Vere 博士获临时最低工资委员会邀请,研究最低工资的利与弊。

James Vere博士参考了其他国家的经验,尤其是被香港视作楷模的英国。英国引入最低工资政策後,太仓卒提高最低工资额,以致对低下阶层产生负面影响。

他说:「最低工资的目的在於提高低收入人士的工资。从英国的经验可见,如果最低工资设在入息水平的最低百分之五,那百分之五的工人会得到受惠。但如果最低工资设在入息水平的最低百分之十,问题便会衍生。现在香港的最低工资已达到入息水平的最低百分之十。」

最低工资在2011年5月实施,是否会带来负面影响还有待观察。他说:「国际经验是实施最低工资两年以後才见成效。我的忧虑是如果实施最低工资几个月以後,失业率没有严重变坏,香港政府会随即调高最低工资,但最低工资的影响是假以时日才可衡量的。」

与此同时,James Vere博士正在为亚洲开发银行研究香港和中国在自由贸易下的入息流动性。 
 

James Vere博士获经济及工商管理学院颁发2012年「学院知识交流奖」,获奖项目是「香港的经济政策与社会流动」。

返回专题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