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入息階梯的攀升

過去三十年來香港的經濟經歷無數的變化,由工業主導的城市搖身一變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這些變化如何影響市民的入息?他們的生活質素有改善嗎?對入息水平最低的一群人又有什麽影響?

James Vere博士

James Vere博士

過去三十年來香港的經濟經歷無數的變化,由工業主導的城市搖身一變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這些變化如何影響市民的入息?他們的生活質素有改善嗎?對入息水平最低的一群人又有什麽影響?

這些問題促使政府委託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James Vere博士分別對入息變化和最低工資進行研究。他的研究結果有助公眾議論上述兩個重要題目。

James Vere博士搜集和分析了2005和2008年的數據,研究香港市民過往及現在收入變化的關係。

他說:「我們想知道市民是否有機會增加收入,還是停滯不前。結果發現,高收入人士收入向上流動的機會減少。現時要入息階梯攀升至最高20%的組別較以前困難許多。但可見的將來,最低收入人士明顯容易脫離最低20%的收入組別。」

研究結果發表後,James Vere 博士獲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邀請,研究最低工資的利與弊。

James Vere博士參考了其他國家的經驗,尤其是被香港視作楷模的英國。英國引入最低工資政策後,太倉卒提高最低工資額,以致對低下階層產生負面影響。

他說:「最低工資的目的在於提高低收入人士的工資。從英國的經驗可見,如果最低工資設在入息水平的最低百分之五,那百分之五的工人會得到受惠。但如果最低工資設在入息水平的最低百分之十,問題便會衍生。現在香港的最低工資已達到入息水平的最低百分之十。」

最低工資在2011年5月實施,是否會帶來負面影響還有待觀察。他說:「國際經驗是實施最低工資兩年以後才見成效。我的憂慮是如果實施最低工資幾個月以後,失業率沒有嚴重變壞,香港政府會隨即調高最低工資,但最低工資的影響是假以時日才可衡量的。」

與此同時,James Vere博士正在為亞洲開發銀行研究香港和中國在自由貿易下的入息流動性。 
 

James Vere博士獲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頒發2012年「學院知識交流獎」,獲獎項目是「香港的經濟政策與社會流動」。

返回專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