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走出影子教育

私人补习在香港蔚然成风,在其他地方亦见增长。私人补习被称为影子教育,因为它总是仿效传统学校的课程。学校课程一旦有变更,影子便跟随变动。影子教育的出现可能只是为督促或促进学生的学习,但它对整个教育系统以及社会平等的影响却不能掉以轻心。

贝磊敎授(右)与Suresh Man Shrestha (尼泊尔教育部部长)於加德满都发表《影子教育》的尼泊尔文译本(透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

贝磊敎授(右)与Suresh Man Shrestha (尼泊尔教育部部长)於加德满都发表《影子教育》的尼泊尔文译本(透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

私人补习在香港蔚然成风,在其他地方亦见增长。私人补习被称为影子教育,因为它总是仿效传统学校的课程。学校课程一旦有变更,影子便跟随变动。影子教育的出现可能只是为督促或促进学生的学习,但它对整个教育系统以及社会平等的影响却不能掉以轻心。

贝磊敎授一直致力研究世界各地的影子教育,并向政府以及政策制定者反映。

2009年,贝磊敎授发表一本关於影子教育的,并透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私人补习向来被视为仅属东亚地区的问题,但贝磊敎授的书阐述这问题已伸延到亚洲其他地区,甚至欧洲丶北美和非洲。这本书已译成18种语言,唤醒各国政府对这问题的关注。

他表示:「影子教育系统非常庞大,人们耗掉大量金钱,然而它导致社会持续不平等,甚至恶化。」

「富有家庭的学生可以有很多补习的机会;中产家庭觉得他们应该跟随;低收入家庭则不想落後於人。这正正违背了平等的全民教育理念。」贝磊敎授表明我们应直接面对影子教育系统,不可视而不见。

「透过这本书,大家可以看到其他地方亦有影子教育这问题,自我防御心态因而减轻,并可促进讨论。」

贝磊敎授获邀到五大洲进行演讲,并获欧洲联盟和亚洲开发银行委托,对其有关的地区进行後续研究。贝磊敎授与他的同僚亦与迪拜政府和位於开罗的阿拉伯国家联盟合作研究。在香港,他正在进行一项大型的研究项目,向16间中学收集数据进行分析。

2012年5月,贝磊敎授在香港大学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比较教育教席」。他将利用这个平台继续研究影子教育的影响。2006到2010年间,他以休假形式短暂离开了香港大学,往法国巴黎出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规划研究所所长。这岗位使他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传达影子教育的问题。

他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席使我和同僚的研究推广到国际社会。教席确认了香港大学在这方面的发展,而香港大学亦十分支持我们进行这项研究。」
 

贝磊敎授获教育学院颁发2012年「学院知识交流奖」,获奖项目是「直面影子教育系统∶课外辅导与政府政策抉择」。

返回专题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