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知識交流綜觀

每當我們的研究成果或產品消除了人們的痛楚、解決了人們生活中的困難或業界由來已久的問題;每當我們的研究對社會政策發展有正面的影響;每當我們成功地協助一些非政府組織或業內人士解決他們的疑難;每當我們為社會加添了藝術和文化的色彩;每當我們增進了公眾的知識,作為研究人員一分子,我實在深感光榮。

持續追求與社會分享香港大學的知識

副校長(研究), 知識交流辦公室總監, 譚廣亨教授

「知識交流」已成為我和港大同事們平日不時討論的新話題 ─ 除了一貫有關大學研究策略的討論及閒話家常的交流。我很高興看到同事想知道更多關於如何讓他們的學術工作回饋社會和大學發展知識交流對他們的影響;更重要的是,越來越多同事明白到知識交流並非新興概念;事實上,香港大學一直從事知識交流的工作多年,只是沒有鮮明的旗幟,而是為貢獻社會默默耕耘而已。

知識交流是指透過與社會分享我們的研究成果和專業知識,為物質、人類、社會、文化和環境等各方面謀取更大福祉。這是一個大學與社會間的雙向交流,當中涉及工商業、公營機構、非政府組織、專業協會和公眾;知識交流不僅包括技術轉移,同時涵蓋所有學科,例如藝術、人文及社會科學等。

我們通常的討論都集中在大學透過知識交流對社會所作的貢獻,這份通訊的特寫文章亦是例子。另一方面,知識交流可以充分提升我們的學術工作在其他界別的影響力。研究成果的貢獻長期以來都以其對學術界的影響作為衡量準則,例如以學術文獻、獲邀為學術期刊編輯、於學術會議發表的次數等來量度。然而,知識交流驅使我們深思學術研究對社會、 經濟和大眾生活質素的影響;與其他界別的機構建立以知識交流為本的合作關係,更會啟發我們探求社會所需和未來研究的新路向。

此外,知識交流為我們的教與學提供真實的例子,讓我們與學生分享,亦令學生學習與社會息息相關的技能和知識,並掌握如何靈活運用到他們未來的工作中。

每當我們的研究成果或產品消除了人們的痛楚、解決了人們生活中的困難或業界由來已久的問題;每當我們的研究對社會政策發展有正面的影響;每當我們成功地協助一些非政府組織或業內人士解決他們的疑難;每當我們為社會加添了藝術和文化的色彩;每當我們增進了公眾的知識,作為研究人員一分子,我實在深感光榮。

香港大學亦十分重視透過知識交流來擴闊我們的學術工作。在管理層面上,港大成立了知識交流執行小組,成員包括麥培思教授白景崇教授張英相教授和我本人,負責監察大學整體的知識交流發展策略;各學院亦設立了於學院層面的知識交流工作單位。我們現時的工作著重於制定知識交流的政策、架構及相關的配套措施,為推廣及發展知識交流創造更有利的環境。

今期通訊中的故事展示了香港大學於知識交流工作方面的廣闊層面,及我們的教員在社會上所作的影響,它們更彰顯了我們的同事對知識交流衷心的承諾。

副校長(研究)
知識交流辦公室總監
譚廣亨教授

 

知識交流融入於各層面

副校長 (校園發展), 麥培思教授

除了教學和研究,知識交流亦是港大不可或缺的部分。知識交流已正式列入港大《2009-2014發展策略》,為港大各學院和教職員的工作帶來正面的影響。

知識交流將於制訂每年度財政預算的過程中,成為其中一項評估各學院表現的指標,以表揚在知識交流方面表現傑出的學院。與此同時,於人力資源方面,有志於以其學術成果及專業知識回饋社會的同事可就知識交流的卓越表現而獲得認同。我們將在稍後向學院進行諮詢,提出讓知識交流在教員的工作中佔一獨立比重。

這些措施不僅突顯了港大實踐知識交流的承諾,並於各層面將知識交流融入我們的文化,知識交流已成為大學的其中一項核心活動。

副校長 (校園發展)
麥培思教授

 

貢獻社會不限學科

知識交流辦公室副總監, 白景崇教授

知識交流包含許多不同活動,較為人熟悉的或許是傳統技術轉移或研究成果商品化,但本校的學者在非科技相關的範疇裡亦為社會作出了顯著的貢獻。他們的工作對業界﹑文化﹑環境和以研究為基礎的公共政策發展等方面影響尤其深遠。

聯繫社群是我們在知識交流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現在所有學院皆積極與商界﹑公共部門﹑非牟利組織和社區團體等建立更強的夥伴關係。這些聯繫不但可以啟發創新知識交流的新思維,還可以惠及參與其中的夥伴,包括大學本身,以及社會大眾。

香港大學發展知識交流的目標,就是不論以任何具體形式進行的知識交流,均以卓越研究為基礎,通過有效的對外聯繫渠道,為學界以外的各個層面帶來顯著的影響。在這份通訊中由九位「2011年學院知識交流奬」的得獎者所分享的故事便是我們這個目標的最佳例子。

知識交流辦公室副總監
白景崇教授

 

技術轉移︰連接科研和實際應用的橋樑

技術轉移處處長, 暨知識交流辦公室副總監, 張英相教授

社會普遍認同創新科技對於香港以及中國未來的經濟增長舉足輕重。大學作為社會的知識孕育基地,透過科研開展創新科技。若要將創新科技轉化成實際的應用產品,那便要著手技術轉移,所以技術轉移是知識交流的重要一環。

轉化研究成果至可持續商業應用的過程是十分具挑戰性的。研究人員需花很多時間和努力,而且要堅持不懈才能成功。香港大學在2006年已成立了推動技術轉移的架構,甚至比2009年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提倡知識交流更早起步。技術轉移處負責提供技術轉移相關的服務給科研人員,而港大科橋是一所香港大學全資擁有的企業,接通大學與工商界,進行研究成果商品化及其他商業安排。

我們對技術轉移的投入,是為了讓我們的科研人員可將其研究成果對社會作出實質及正面的貢獻,例如研發一種救人的藥物,設計一個為工商界解難的方案,發明一種改善人類生活的產品等等。我們亦積極培養研究生的創業精神,使他們及香港大學能為社會的未來有所貢獻。

技術轉移處處長
暨知識交流辦公室副總監
張英相教授

返回專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