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為婦女和少數族裔發聲

不少人會討論性別歧視、性別暴力或種族歧視,而我的工作則强調,這些問題的受害者不僅有單一身份。我希望令大眾明白我們均擁有多重身份,當你在一個人身上同時找到某些身份時,當中所產生的特別脆弱之處和明顯的劣勢,需要我們了解。

紀佩雅女士(左三)於2013年3月參與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的香港代表團

紀佩雅女士(左三)於2013年3月參與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的香港代表團

紀佩雅女士(右)與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前主席周一嶽醫生於2015年11月平機會舉辦的性別暴力研究報告會上

紀佩雅女士(右)與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前主席周一嶽醫生於2015年11月平機會舉辦的性別暴力研究報告會上

紀佩雅女士(左)參與由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於2018年3月舉辦的《香港少數族裔及移民家暴受害者求助行為》研究報告會

紀佩雅女士(左)參與由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於2018年3月舉辦的《香港少數族裔及移民家暴受害者求助行為》研究報告會

婦女和少數族裔在香港應有的公平及平等待遇經常被忽視。法律學院紀佩雅副教授的工作幫助社會理解該如何平衡及作出糾正。

自2012年起,紀佩雅女士開始匯編有力的證據,向政府和國際組織指出香港社會對婦女和少數族裔的歧視、不自覺的偏見以及不公平對待。她就以上問題為政府、非政府組織、企業和平等機會委員會舉辦培訓課程,並匯聚多方面的持份者就家庭傭工、少數族裔兒童和性暴力受害者的困境進行圓桌會議。

紀佩雅女士的努力帶來切實的改進。她的研究顯示,少數族裔在每個學習階段都被邊緣化,與公立學校的本地華裔學生分隔。及後,政府承諾正式廢除指定學校政策並改善入學政策,以及提供額外資源改善少數族裔的中文教育。此外,經過紀佩雅女士與性暴力受害者支援中心風雨蘭一番遊說後,律政司決定於法庭上安裝屏障,讓性暴力受害者可以在屏後作證。

她的工作亦促進社會討論從前被忽視的少數族裔問題。在她發表了一份關於1997年至2014年少數族裔人士狀況的報告後,立法會成立了一個專責少數族裔權益的小組委員會。她對少數族裔婦女所受到性暴力和家庭暴力的研究亦促使立法會的特別小組委員會開始收集各持份者對相關問題的意見。

她的陳述獲歸納於2013年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就香港國際人權義務發表的審議結綸。

她說:「不少人會討論性別歧視、性別暴力或種族歧視,而我的工作則强調,這些問題的受害者不僅有單一身份。我們均擁有多重身份,當你在一個人身上同時找到某些身份時,當中所產生的特別脆弱之處和明顯的劣勢,需要我們了解。除非我們能夠了解我們所服務的對象,否則我們無法制定有效的法律或政策。我想提高社會、專業界別、政府以及非政府部門對這方面的認知。」

紀佩雅女士還鼓勵社工、非政府組織、醫護人員和警員進行敏感度訓練,使他們能夠更敏感地處理涉及少數族裔和婦女的情況。例如,訓練會強調翻譯服務的重要性,而現時為了節省時間,翻譯服務通常都會被略過。另外,透過擔任香港大學平等機會事務處的種族、家庭崗位和性別認同工作組主席,她亦幫助港大確定更多性別友善的政策。

她說:「我很高興這裏的文化有所改變。政府不再否認香港有種族歧視問題,更分配資源來補救他們現在承認是不可接受的種族邊緣化模式。非政府組織亦獲啟發為這被忽視的範疇進行研究、監督政策並促請政府改善。」

法律學紀佩雅女士獲法律學院頒發2017年「學院知識交流獎」,獲獎項目為「以法律為弱勢消除公義鴻溝:應用跨界別研究及實質平等」。

返回專題故事